ようせいさん。

我有一杆笔 唔值二分银

不喜欢严肃探讨某话题的人严肃一把

我冷漠、自我、难取悦,可我愿意改变自己成为所爱之人想要的任何样子。这甚至难以置信。
我总是大张旗鼓地宣扬着爱即毁灭,但我真正的意思是爱会让人不惜一切代价去爱。
我比任何人都渴望真正爱一个值得被爱的人。

我总是选择安全乏味,尤其是在感受到爱的萌芽时。
在我心中爱是神圣的。自己和他人都不能假装爱。那是世界上最可恶的行为。

幸福可以有很多种:吃一顿好吃的饭、打扮得很美、和友人畅谈烦恼和趣事,等等……
但是,因为我不是那种发自内心觉得自己比别人幸福的人(也不自认为不幸,只是很难感到满足),所以我很喜欢那种人。我觉得她们就像宝藏一样,散发着源源不断的能量。我也曾试着骗自己列举优势和幸运,但那是不同的,我和真心那样认为的人始终不一样。真心自认为幸运的人始终是极少数。她们大概也有烦恼,但我不是她们,我不懂……

好苏!

雪走:

你不妨也穷困潦倒一次,到我身边来体悟谦卑。

男神hshshs 舔舔。

nay:

这是我男神
谁也不许抢

“我们无权再拥有天真和浅薄。”

宗像第一视角。ooc有。全是糖。

Fresh Start.

到了该做选择的时候没有人能给你答案。听了再多别人的故事终究只是别人的人生。每个人都会有不能说的负能。打破孤独的方法就是去找某一部分和你相同的人。努力是一种人生技能,知道不努力天也不会塌下来是同样是另一种人生技能。放弃次要的得到主要的,还是全部均等但没有什么追求,两者都是可行的选项。总之维持生活的平衡,虽然有一定难度,但也不是做不到的事。自己的节奏不要乱就好。闲了就努力一下,累了就颓废一段时间,人生苦短不过如此。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想办法去满足自己的需要,比什么都重要。